首页 > 投研专栏>正文

中顺洁柔增持倡议发布逾5个月股价腰斩 实控人兜底或超370万
2021-10-29 14:25:13长江商报
分享到: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QQ分享
中顺洁柔营收和净利润的下滑带来了连锁反应。记者发现,中顺洁柔5月10日发布“兜底式”倡议以来的5个月中,公司每股股价已从32.25元降至16.02元,惨遭腰斩。而且,2021年以来,公司已有5位高管离职。

对企业未来发展充满信心的邓颖忠,这次只能“吃瘪”。

10月27日晚,素来有“纸茅”之称的中顺洁柔(002511.SZ)公告称,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27亿元,同比增长4.54%;实现净利润7726.36万元,同比下降64.72%。

中顺洁柔营收和净利润的下滑带来了连锁反应。记者发现,中顺洁柔5月10日发布“兜底式”倡议以来的5个月中,公司每股股价已从32.25元降至16.02元,惨遭腰斩。而且,2021年以来,公司已有5位高管离职。

2018年,中顺洁柔发布了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其中2021年要实现营收90亿元才能“达标”。

剩下的四季度,中顺洁柔要完成营业收入27.26亿元,这在公司历史上从未实现过。

三季度净利下降64.72%

2021年,中顺洁柔深陷“增收不增利”的窘境。

10月27日晚间,中顺洁柔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2.74亿元,同比增长12.9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4亿元,同比下降27.88%。

其中,中顺洁柔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27亿元,同比增长4.5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26.36万元,同比下降64.72%。

三季报显示,中顺洁柔前三季度营业成本较2020年同期增加9.29亿元,增长31.32%,主要系本报告期营业收入增加、材料价格上涨、品类结构变化、运费增加等因素导致。

显然,中顺洁柔营业成本的增幅要远高于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长。

半年报中,中顺洁柔介绍,公司生产用主要原材料为纸浆,公司生产耗用的纸浆成本占公司生产成本的比重为40%至60%。

而自2020年11月以来,国内纸浆价格不断上涨,2021年3月,一度逼近7400元/吨的高位,尽管途中有所回调,但7月以来纸浆价格仍维持在6300元/吨左右,位于近期高点。

10月份以来,晨鸣纸业、玖龙纸业、华泰纸业、岳阳纸业等多家纸企纷纷发布涨价函,其中玖龙纸业曾一天连发6份涨价函。

不过,纸浆价格目前已大幅回落,有机构表示,目前国内几大主流港口依旧处于小幅累库状态,港口去库不明显,预计短期纸浆价格可能持续看空,弱势运行。

近日,中顺洁柔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纸浆作为大宗交易商品,价格具有周期波动性。公司有一整套的应对纸浆价格波动的机制和专业的纸浆采购团队负责纸浆的采购工作。而且,当前木浆价格持续走低利于公司降低营业成本。

邓颖忠要“赔偿”5位高管超370万

然而,对于中顺洁柔而言,最尴尬的还不是盈利能力减弱。

5月10日,中顺洁柔发公告称,公司董事、实际控制人邓颖忠倡议全体员工在一个月内增持公司股票,并承诺只要员工持股一年以上并仍在职,若产生亏损将由其全额补偿,若产生收益,则全部归员工个人所有。

彼时,邓颖忠表示,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前景的信心,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同,为维护市场稳定,增强投资信心,在此他提出“兜底式”倡议。

5月10日至5月31日是中顺洁柔6600多名员工的“增持期”,但其效果并不算理想。

“增持期”内,中顺洁柔副总裁邓雯曦、监事李佑全率先行动,以自有资金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分别增持公司股票2.11万股和0.3万股,成交金额分别为69.4万元和10万元。

随后,中顺洁柔董事长、总裁刘鹏,副总裁李肇锦分别增持公司股票6.13万股和0.44万股,成交金额分别为199.72万元和14.38万元。

5月18日,李肇锦再次增持0.64万股,成交金额达20.71万元。同日,公司监事会主席陈海元增持公司股票0.5万股,成交金额达15.99万元。

5月29日,陈海元再次增持1.19万股,成交金额达39.87万元。

一番操作下来,中顺洁柔5位高管合计增持了11.31万股,成交金额达370万元。

记者发现,中顺洁柔5月10日发布“兜底式”倡议以来,公司每股股价已从32.25元降至16.02元,下滑了50.33%,惨遭腰斩。

这也意味着,以前股价计算,邓颖忠要“赔付”这5位高管至少370万元。

有意思的是,中顺洁柔的一众高管还签下了2021年年内不减持的承诺。

但是,没有签下承诺的董事、副总裁刘金锋,在7月1日发布减持公告,其减持60.12万股套现1646.09万元。

2021年营收目标或难达标

在发布完“兜底式”倡议后,中顺洁柔还经历了一场不小的人事变动。

7月13日,中顺洁柔公告称,首批响应增持倡议的监事李佑全近日提交书面辞职报告。他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五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的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7月30日,刚签署不减持承诺的董事会秘书、副总裁周启超也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10月28日,承诺不减持的副总裁叶龙方提出辞职。

记者注意到,2021年以来,中顺洁柔已有5位高管离职,还包括董事岳勇,董事、联席总裁戴振吉。

中顺洁柔一批高管离职,或许与公司难以完成2021年业绩目标相关。

2018年12月,中顺洁柔发布了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次授予股票期权及预留部分股票期权的各年度业绩考核目标为,2019年至2021年营收目标以2017年营业收入为基数,分别增长41.60%、67.09%和94.03%。

中顺洁柔2017年的营业收入达46.38亿元,按照目标,公司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要达到65.67亿元、77.5亿元和90亿元。

2019年和2020年,中顺洁柔营业收入分别为66.35亿元和78.24亿元,均精准过关。

到了2021年,中顺洁柔营业收入需同比增长15.03%才能达标。

2021年前三季度,中顺洁柔实现营业收入62.74亿元,与目标90亿元相差27.26亿元。

历史上,中顺洁柔还从未单季度营业收入超过27亿元。

需要关注的是,2021年4月,中顺洁柔公告称,邓颖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刘鹏被选为新任董事长。

由此,邓氏父子没有在中顺洁柔担任主要管理职务,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体系。

有业内人士表示,邓氏父子辞职后,公司告别了“家族企业”的管理模式,两人还担任公司战略委员会委员,更多地是从宏观领域把握企业未来的发展。

“辞职并不是退休不干了。”邓颖忠公开表示,他将更专注于做公司战略,谋划公司长远发展,做公司的“灵魂人物”。

然而,从中顺洁柔当前的处理来看,邓颖忠似乎还无法当“甩手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