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PO观察>正文

祈福医疗港股IPO“佛系发展”安于一隅 人才流失医疗纠纷频发
2022-04-19 08:15:12财说网
分享到: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QQ分享

近日,祈福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祈福医疗”)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香港主板上市,中泰国际为独家保荐人。

近些年,为更好分流患者、缓解公立医院资源紧张等问题,政策对于民营医院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加。

但一般患者对于公立医院补贴更多、医疗水平更高的认知始终存在,一定程度上致使虽然2020年民营医院数量占医院总数的66.46%,但接诊人次占比却仅有16%。

除了祈福医疗,也有很多民营医院寻求上市,但大多市场表现平平,ST国医、*ST恒康等先后“带帽”,港股上市公司康华医疗则因“手术室里全是钱”横幅事件深陷舆论风暴。

安于一隅的祈福医疗正式谋求赴港上市,民营医院的春天来了吗?

 收入主要依靠祈福医院

祈福医疗作为一家综合医疗及康养服务供应商,主要经营广东祈福医院及若干配套康养设施,包括一间月子中心、一间护老服务中心、一间口腔门诊部及五间零售药房。

祈福医疗的主要经营实体——广东祈福医院创建于2001年,最早是作为地产项目祈福新邨的配套设施而建设。

1991年,彭磷基投资1.2亿在广州市番禺区开发了“祈福新邨”首期住宅项目,祈福新邨规划用地7500亩,被誉为“中国第一邨”。

2001年,为了完善祈福新邨的配套设施,也为了圆自己从小的从医梦,彭磷基投资10亿元兴建祈福医院。

2020年12月,彭磷基的配偶孟丽红向其收购了祈福医疗全部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1年注册床位计算,祈福医院为大湾区及广东省最大营利性民营综合医院;成立以来,祈福医院的门诊就诊人次超过340万次,住院就诊人次9.2万次。

2021年,祈福医院与康养集团合并,康养集团的月子中心、护老中心、口腔护理、零售药房等业务合并至祈福医疗。

在疫情发展及业务合并的共同影响下,2019年-2021年,祈福医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83亿元、8.65亿元、12.06亿元,2020年、2021年营收增幅分别为-20.16%、39.5%。

同期,祈福医疗的净利润分别为7608.6万元、5260.6万元、1.31亿元,2020年、2021年净利增幅分别为-30.86%、149.3%。

单看祈福医院,2021年祈福医疗的医院业务分部收入为11.38亿元,康养及药品业务分部的收入为6831.1万元,占比仅5.7%。

随着“三孩”政策的实施及老龄化程度逐渐加深,国内产后护理及护老服务具备较好的发展前景,但祈福医疗的相关业务却并没有太大增长。

2019年-2021年,祈福医疗的产后医疗保健服务、护老服务、口腔护理服务合计收入分别为2243.2万元、2486.4万元及3694.2万元,规模较小。

合并前占康养集团收入比重最高的是销售药品分部,2019年及2020年的收入分别为3.1亿元及1.99亿元,但这部分收入包括药房零售、向第三方的药物批发及向祈福医院的销售。

2021年,康养集团与祈福医院合并后,向祈福医院销售的药品不再计入收入,药房零售及向第三方的药物批发总额仅为3136.9万元。

由于医院销售药品没有加成,医院分部的药品销售毛利率为0。

药品零售及批发收入占比较小,短时间内也很难成为祈福医疗的另一个业绩支柱。

“佛系”发展,安于一隅

据《人民网-华南新闻》报道,祈福医院的创始人彭磷基在采访中曾表示:“建医院不是为了赚钱,赚钱就不建医院。”而祈福集团的发展也一直给人一种“佛系”的感觉。

2016年,“祈福系”的物业管理公司祈福生活服务(3686.HK)成功登陆港股,2016年到2021年的6年间其总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仅8.23%。

根据乐居财经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港股物企基础物管服务盈利榜》,2021年,祈福生活服务的基础物管服务营收为0.77亿元,位居港股物企倒数第一。

截至2016年12月31日,祈福生活服务在管物业项目共15项,到2021年底增长为21项,在管面积从2016年的595.1万平方米增长至964.7万平方米,所有物业服务项目均位于广东省且大部分位于广州市。

与祈福生活服务类似,祈福医疗成立20多年来也始终安于一隅。

祈福医院位于广州市番禺区,配套的康养服务中心均邻近祈福医院,五间药房也全部位于广东省内。

由于未提供住宿服务,祈福医疗的产后护理服务及居民护老服务,主要通过派遣月嫂、护理人员或医疗专业人员(包括祈福医院的医师)前往客户住宅进行,而这些客户通常都是祈福新邨或附近的居民。

其口腔护理业务则是由与祈福医院相距几百米祈福口腔门诊部提供的口腔检查及一般牙科服务。

虽然祈福医院在广州市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所能辐射到的范围仍十分有限。

至于产后护理及护老服务等,则更像是祈福新邨社区配套服务的一种延伸,始终没有突破广州市,对“祈福”品牌的传播作用及对整体业绩的影响都微乎其微。

虽然祈福新邨是个总住户数逾十万的超大型社区,但仅仅依赖这一地的居民,祈福医疗的增长恐怕也很难维持高速,最终或如祈福生活服务一般不断被后来者赶超。

专业人才流失,涉多起医疗纠纷

疫情影响下,2020年祈福医院的住院就诊人次、门诊就诊人次(不包括体检人次)均出现了较大的下滑,虽然在2021年有所恢复,但仍未达到2019年的水平。

然而正在就诊人次最少的2020年,祈福医院所涉及的医疗纠纷却最多。

招股书显示,祈福医院目前已了结的重大医疗纠纷共有4件,支付的赔偿共149.1万元;未了结的重大医疗纠纷3件,预计最高赔偿金额为160.3万元。

这不禁让人联想是否或与医务人员的流失有关。

报告期内,祈福医疗的医师与医疗专业人员总数分别为1301名、1245名、1312名,虽然整体人数有所增长,但雇员中的高级医师数量却在不断下降。

2019年至2021年,祈福医疗雇员中的主任医师数量从42名下降至32名;副主任医师数量从113名下降至98名;主治医师数量从196名下降至19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