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扫描>正文

多次接盘非核心业务 优质资产流失 爱康科技“纾困”前景如何?
2022-03-22 18:33:37证券市场周刊
分享到: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QQ分享
爱康科技(002610.SZ)近年来持续亏损,2019年和2020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4亿元和-2.50亿元,预计2021年为-5.40亿元至-3.45亿元。

爱康科技(002610.SZ)近年来持续亏损,2019年和2020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4亿元和-2.50亿元,预计2021年为-5.40亿元至-3.45亿元。

近年来,爱康科技耗费大量财力收购关联方资产,持续对外提供巨额担保,经营效率受到拖累。爱康科技还剥离了毛利率较高的二十余座电站,而对电站的往来款却没能即时收回,依旧为电站提供担保。公司欲借2022年激励计划向市场传递收入强势增长的预期,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若要恢复盈利、赶上行业增速恐非易事。

“纾困”关联方巨额担保缠身

2018年,表外融资遭遇强监管,结合“去标杆”与资管新规的颁布,全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9.26万亿元,比上年少3.14万亿元,增速创新低。巧合的是,爱康科技在这一年对外担保额突增,尔后一发不可收拾,2017年至2020年,公司对外担保实际发生额分别为25.14亿元、46.65亿元、66.14亿元和76.83亿元;2021年上半年达到80.96亿元,再创新高,其中对赣州发展的担保额为22.59亿元。工商资料穿透后显示,赣州发展与爱康科技的交集仅在于一家融资租赁企业,赣州发展持有赣发租赁60.56%的股权,爱康科技间接持有赣州融资租赁19.44%的股权,公司2021年上半年对该长期股权投资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1805万元。

早在2016年5月,爱康科技以2.46亿元现金从控股股东江苏爱康实业购买了赣发租赁40%的股权;相比之下,标的公司股权份额的账面价值为1.40亿元,而爱康实业于2014年6月出资1.20亿元便取得赣发租赁40%的股权,不到两年的时间,爱康实业转手从上市公司赚了一亿元。被爱康科技参股后的赣发租赁负债规模急剧攀升,同时,资产扩张驱动其收入规模增长,2017年年末的负债和所有者权益分别为20.59亿元和8.90亿元,2021年上半年末分别增长为54.21亿元和23.34亿元;2017年上半年,赣发租赁的营业收入为9323万元,2021年上半年增长至2.50亿元。爱康科技向赣州发展单方面提供大手笔担保发生在2018年以后,2021年上半年,赣州发展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9.69%,高于2018年的61.41%,为其提供担保的风险不容小觑。

2017年11月,爱康科技以7.90亿元现金购买了苏州爱康能源工程37.60%的股权,能源工程由爱康实业控股,以2017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能源工程股东全部权益的评估值为21.10亿元,较账面净资产6.64亿元增值率为217.67%;2018年,爱康科技对能源工程追加投资2.05亿元,取得9.76%的股权。溢价投资能源工程让关联方成功套现,而爱康科技非但没有获得稳定的收益,还增加了经营风险。2018年至2020年,爱康科技对能源工程提供担保发生额在7.81亿-13.60亿元,然而能源工程的业绩却逐渐萎靡,上市公司2018-2020年对其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分别为6254万元、-2.34亿元和-7285万元。2021年3月,能源工程更名为苏州爱康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半年,公司对其提供担保8.37亿元,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1023万元。

爱康科技曾一度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2018年和2019年,控股股东爱康实业通过爱康科技的供应商江阴东华铝材占用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18.04亿元和20.13亿元,2019年通过供应商振隆科技发生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为6.27亿元。

另一方面,大股东把部分房地产溢价转让给爱康科技以获取现金。2019年10月,爱康科技以1.09亿元对价收购了爱康实业持有的江苏爱康房地产100%的股权;2019年1-7月,爱康房地产期末净资产为-1098万元,营业收入为1197万元,净利润为-389万元。爱康大厦位于张家港市杨舍镇滨河路5号,总建筑面积为7.65万平方米,评估报告参照市场价格在8500-9000元/平方米。暂且不论房产本身是否保值,收购该标的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况且房屋租赁和物业根本不是爱康科技的主业,这对公司的经营几乎没有任何帮助。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爱康房地产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9万元和231万元,营业利润分别为-1064万元和-443万元,进一步拖累上市公司的业绩。

爱康实业还以江西省金控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30%的股权、上海爱康富罗纳26%的股权以及苏州科聚新材料100%股权分别抵偿了对爱康科技及其子公司1.68亿元、2.62亿元和2.33亿元的债务。富罗纳于2019年10月成为爱康科技的参股公司,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公司对富罗纳权益法下的投资损益分别为217万元和51万元,收益率十分微薄。科聚新材料的土地房屋等资产主要租赁给上市公司用于生产办公,于2021年4月纳入合并报表。

资产表外化 风险未消除

对大股东慷慨解囊的另一面,爱康科技不断剥离电站资产。2018年,公司向浙江浙能电力转让了12家子公司的100%股权、新疆聚阳99.75%的股权以及博乐新能源70%的股权,转让价格合计为9.66亿元。新疆聚阳和博乐新能源股权相应的处置价款分别为2.32亿元和1.25亿元,与合并财务报表层面享有该子公司净资产份额的差额分别为2194万元和917万元;12家子公司中,规模在1亿元以上的有博州新能源和宿州恒康新能源,处置价款分别为2.15亿元和1.52亿元,与合并财务报表层面享有该子公司净资产份额的差额分别为8261万元和-425万元。除博州新能源之外,其余电站资产均为平价出售。

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康电力和无锡电力陆续出售了16家控股电站子公司的控制权,以现金方式转让给泰兴智光人才广场,具体为15家电站的51%股权和泌阳县中康太阳能50%的股权,股权转让对价合计为3.76亿元,16家标的公司的净资产合计为3.50亿元,交易对价较股权份额增值95.94%。这笔交易看似能为爱康科技带来收益,但实际上并没有缓解公司的资金状况。截至2020年9月30日,标的公司与苏州中康运营、中康电力、无锡电力等上市公司子公司之间的应付往来款高达14.92亿元,协议约定往来款项净额的51%将支付给公司,剩余没有支付给公司的股东往来款项在股权转让完成后被动形成公司对外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标的电站公司累计应收国家补助款8.89亿元,待实际收到交割日前产生的国补款后,应归还与原股东的往来款,但归还往来款似乎并未引起标的公司的重视,协议约定如果标的公司出现运营资金或还本付息不足的情况,则未来收回的国补款项优先用于日常运营以及还本付息。中康运营还要对标的电站提供运维服务,并确保交易对方人才广场出资额的年化净收益率达到6.5%,即上述电站每年净利润应合计不低于4437万元,爱康科技就人才广场在收益保障期内每年的预期收益承担连带差额补足责任,相当于人才广场收购标的公司的收益是固定的,风险实际上还由爱康科技承担。

爱康科技大举剥离电站资产恰逢行业景气度触底回升的转折点,2019年至2021年,全国新增光伏并网装机容量分别为30.1GW、48.2GW和54.88GW,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2%、60.1%和13.9%。随着组件设备的性能、单台产能以及电池片效率的不断提高,组件生产线投资成本逐步降低,电站运维成本亦出现下降趋势。据光伏行业协会,2019年至2021年,组件新投产线设备投资额每兆瓦分别为6.8万元、6.3万元和6.2万元,分布式光伏电站系统每千瓦运维成本分别为55元、54元和51元,集中式地面电站每千瓦为46元、46元和45元。中国能源转型向绿色低碳方向持续发展,光伏企业纷纷走向组件电站一体化道路,头部企业甚至从上游高纯晶硅生产、中游电池片生产到终端光伏电站建设垂直一体化覆盖。

和同行相比,爱康科技棋输一着,在光伏平价上网风口到来之后,公司出售电站资产的决心仍然没有丝毫动摇,只是对于同样的标的公司,出售剩余股份的估值有了显著提高。2021年9月至12月,公司相继出售了禄劝县爱康能源电力有限公司、五家渠爱康电力开发有限公司和新疆利源新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3家电站子公司49%的股权,对价合计为3.38亿元,与净资产之和2.45亿元相比的增值率为181.55%。2021年三季度末,爱康科技的其他应收款高达20.42亿元,创历史新高,“主要系报告期应收出售电站往来款增加所致”。截至2022年1月,公司对出售电站项目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25.47亿元,比2020年12月的担保余额18.15亿元还多,意味着公司对已售电站承担的风险不降反增。

抛售浪潮之中,2021年11月,爱康科技以1元对价收购了江阴达康100%股权,理由十分诡异,因爱康科技为江阴达康的5200万元借款和1585万元利息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为防止未来可能承担还本付息的风险,决定收购江阴达康以确保公司的担保不受损失。江阴达康的电费收入预计每年可回收现金流约1000万元,电站可使用约20年,截至2021年9月末,江阴达康的净资产为-1609万元,负债为1亿元,原股东是否有能力偿还这些债务尚未可知,这笔交易显然又给爱康科技带来了新包袱。

价值毁灭

2016年9月,爱康科技以9.60亿元现金收购了爱康光电100%的股权,交易对方包括公司的控股股东爱康实业和爱康国际,二者获得交易对价3.81亿元。爱康光电主要从事太阳能电池片和太阳能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历史年收入规模在16亿元左右,半数以上销售额产生自向能源工程及爱康科技的关联销售交易。评估报告对爱康光电的盈利预测十分乐观,收入预计从2017年的21.24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33.19亿元,净利润由1.10亿元增加至1.37亿元,交易对方承诺爱康光电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9000万元、1.10亿元和1.25亿元,但实际上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47亿元、6833万元和1.10亿元。

收购对价较净资产增值率为112.71%,因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支付对价超过取得的净资产的入账价值而使爱康科技的资本溢价减少5.49亿元,这样的高溢价收购至今仍未给爱康科技带来相应的回报。2020年,爱康光电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分别为6.68亿元和-1.01亿元,同年12月,公司对爱康光电增资5.22亿元;2021年上半年,爱康光电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分别为1.71亿元和-5610万元,盈利严重缩水。上半年,爱康科技光伏组件业务整体收入规模为5.97亿元,成本为6.40亿元,支架业务收入与成本亦出现倒挂,毛利率最高的电站业务因近年来大规模剥离而收入式微,仅创造了3952万元毛利额,与巅峰时期的2亿余元不可同日而语。

业绩预告显示,爱康光电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5.40亿元至-3.45亿元,报告期内铝、钢、硅片、电池片等主要原材料价格均大幅上涨,且海运费大幅上涨,导致公司制造业产品毛利下降。上游涨价却无法将价格传导至客户,爱康科技的竞争力可谓不高,作为一家科技含量不是很高制造业企业,公司似乎没有把扭亏为盈作为第一要务,而是希望扩大销售规模,不惜消耗能源、资源,让海内外客户更多地分享“廉价”产品红利。根据2022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公司的业绩层面考核目标为以2021年营业收入为基数,2022-2025年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00%、400%、600%和1000%,拟向激励对象授予权益总计1864.26万股,来源为向激励对象定向发行的股票。

爱康科技似乎希望用收入规模增速向市场传递乐观预期,2021年,公司产能利用率偏低,以组件为例,全国组件产量达到182GW,同比增长46.1%,公司太阳能电池组件的产能为4.4GW,却仅实现了约1GW的销量,与2020年的0.82GW销量相比增长了21.95%。2022年,预计全国组件产量将超过233GW,同比增长28.02%,预计光伏新增装机量超过75GW,同比增长36.67%,行业增速与公司的历史增速均未达到惊人的翻倍程度,爱康科技描绘的美好预期更像是“画饼”。